法院圖示
::: 首頁 關於本院 大事紀要 107年度智慧財產權相關訴訟議題暨新興技術研討會第6場(技術貢獻的侵權損害賠償)新聞稿
107年度智慧財產權相關訴訟議題暨新興技術研討會第6場(技術貢獻的侵權損害賠償)新聞稿 列印

107.10.19 107年度智慧財產權相關訴訟議題暨新興技術研討會第6場(技術貢獻的侵權損害賠償)新聞稿

專利權為無體財產權,在專利侵權民事訴訟中,損害賠償數額之計算經常為爭議焦點,特別是當專利技術對於侵權產品之獲利或技術僅占一部分貢獻時,如何對於該專利技術之價值提供適當的評價,據以認定合理的損害賠償金額,迭為訴訟上兩造攻防之重心。因此,智慧財產法院於107年10月19日邀請國立政治大學法學院沈宗倫教授,就「技術貢獻的侵權損害賠償」議題進行深入探討。

沈教授指出,知識經濟時代下因技術標準化或技術競爭所造成的專利叢林現象,產生所謂的「專利複合」-最終消費物或其製程涉及一個以上專利所保護的技術之共同貢獻。但專利法僅是規範每一專利權人就其專利所能主張之權利與限制,並未規範前述專利複合情況下權利行使之互動與限制。如果主張權利者僅支配最終消費物所涉眾多專利技術中之一個或部分,得否依專利法所賦予之排除侵害請求權與侵害預防請求權,甚或民事訴訟之定暫時狀態假處分相關保全程序,令附著複數專利之最終消費物當然與絕對地退出市場,實有相當的疑問。

依據現行專利法第97條第1項規範的3款計算方式:(1)利潤差損法、(2)侵權者所得利益法及(3)合理權利金法,來檢視專利複合現象下的損害賠償計算,沈教授指出,第(1)種利潤差損法業已含有專利技術貢獻之義涵在內,因此無需討論其他專利貢獻的問題。第(2)、(3)種計算法則是分別從侵權者挪用專利價值之不當獲利或對等代價角度來計算,應有考慮專利貢獻分配之必要。

美國訴訟實務及學界之見解,貢獻分配法則可區分為傳統解釋之「總額法」,以及經濟推論之「增值法」兩種。針對專利複合之侵權物,總額法係以含有專利技術之「最小銷售單位」(smallest saleable unit)作為貢獻分配之基礎,如此可減少分配上之咨意或不公平,但可能存在「最小銷售單位」本身仍具有專利複合的問題。如進一步討論貢獻度,則在已知有若干專利技術涉及同一產品或最小銷售單位之情況下,沈教授建議,或可藉由與先前技術比較後之評價、市場上可資比較之授權契約等因素加以觀察,或者推定各技術具備相同權重,再由兩造舉證最終之權數分配。另外,增值法之分配標準,則是找尋出市場上最佳次要替代技術相關產品與侵權物之價差,藉此比較出專利與先前技術之貢獻價值,以作為損害賠償之計算基點,再進一步考慮其他專利貢獻競合時之貢獻度問題。

合理權利金之計算方法,美國判例法發展出二種模式,一為假設磋商法,另一為分析評價法。假設磋商法目前為大部分判決所採用,其係以專利侵權日為基點,參考專利的技術及市場評價,並以侵權的規模及其他調節因素,假使侵權者於侵權日與專利權人達成授權磋商時,以該磋商所確定之授權金作為損害賠償。至於調節之方式,則可採取由下往上(bottom up)調整,意即藉由可資比較之授權契約所參考之費率或其他方法,確定專利對最終產品之增值,依此計算市場上的可能費率。簡言之,此法係利用技術價值來推算市場價值,但缺點是可能造成權利金堆疊超過產品價值;另一種由上而下(top down)調整方式,則是利用市場價值來推算技術價值,意即由授權組合對最終產品以及特定專利於授權組合中之重要性,確定該專利於市場上的可能費率,但缺點是各權利之權數不易公平確定。

同時,沈教授舉出我國智慧財產法院若干專利民事判決,針對專利的技術貢獻度問題,已有相當程度之探討與分析,並與前述美國訴訟實務之觀念不謀而合。沈教授另強調,在美國的訴訟實務中,主要是由兩造或其專家證人對於技術貢獻度進行充分的舉證與說明,法院再據以認定,否則在客觀證據不足的情況下,期待法院能酌定出合理的技術貢獻度,將課予法院負擔過重的責任與過高的審判成本。

最近更新在 2018/10/24 週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