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院圖示
::: 首頁 關於本院 大事紀要 108年度智慧財產權相關訴訟議題暨新興技術研討會第2場(專利間接侵權:我國如何適用現行法與增修新法)新聞稿
108年度智慧財產權相關訴訟議題暨新興技術研討會第2場(專利間接侵權:我國如何適用現行法與增修新法)新聞稿 列印

108.4.19 「專利間接侵權:我國如何適用現行法與增修新法」新聞稿

為達到專利法鼓勵發明創作與技術公開之立法目的,國家對專利權必須有效保護,因此專利法制重要考量之一即是專利權人對於侵害專利之行為能否有效進行救濟。智慧財產法院於108年4月19日邀請政治大學王立達教授蒞院演講,講題為「專利間接侵權:我國如何適用現行法與增修新法」,王教授首先說明專利間接侵權之規範目的是要確保專利保護之實效性,直接侵權需遵循全要件原則,亦即單一主體實踐請求項所有的要件,如果多人分工則涉及間接侵權,間接侵權又分誘引侵權與輔助侵權。王教授接著介紹專利間接侵權起源於1871年美國Wallace v. Holmes案,法院認為燈具供應商雖僅提供燃燒器,由消費者(直接侵權人)自行購買燈罩組合使用,惟燃燒器與燈罩二者組合始落入系爭專利權範圍,燈具供應商顯然成立間接侵權,法院乃依民法共同侵權理論課予燈具供應商侵權行為責任。

在我國現行法適用方面,體系上損害賠償以故意過失為要件,然許多判決認定非直接侵權人沒有過失不用負責,王教授個人認為這種狀況有專利保護不足情形。依據國內實證統計調查於2004年7月1日~2014年6月30日間,全國法院共計有119件判決實際處理間接侵權,責任依據有修正前之專利法第86條第1項,民法第184條第1項後段及第185條第2項。多數判決認為第185條第2項應該於適用專利侵權,惟專利權人依第2項造意、幫助規定向法院起訴案件甚少,經法院認定成立者更少。王教授認為間接侵權責任顯然未受重視而不予追究,由此呈現具體問題仍待討論:間接侵權人是否一定要故意?或過失也可以?多數判決認為需以故意為必要,惟對照民法一般間接侵權行為法理,縱使主行為人欠缺故意過失或責任能力,不構成侵權行為,間接行為人仍然構成民法第184條的一般侵權行為,並未免責,多數判決似未與此法理一致。王教授認為透過改變法院見解雖可解決上述問題,但是問題既多且共識不易凝聚,若以增訂條文方式處理,可能比較明快且有效解決案件數目低落與專利保護不足的問題。

關於主要國家的規範情形,美、德、英等國專利法對於間接侵權均設有特別規定,在美國專利法第271條第(b)、(c)項分別規範誘引侵權需知悉他人行為構成專利侵權仍誘使其為之且積極引誘他人侵害專利,以及輔助侵權係明知專利權存在且提供重要部分商品用以侵害專利的主客觀要件,其中輔助侵權進一步排除了具有實質非侵權用途的常見商品。在德國與英國採獨立說,不論輔助侵權或誘引侵權,主觀要件均是明知或依情況顯然可知該物適於實施該專利且被提供者意圖用以實施該專利。另中國大陸在2018年12月5日專利法第四次修正草案新增第62條,引進間接侵權責任,非常類似美國專利間接侵權規定,雖該條文中加上「為生產經營目的」,惟應不致造成實質影響。至於我國專利法如何引進間接侵權,王教授以為2009年專利法修正草案間接侵權責任僅納入販售系爭專利重要元件(解決問題主要技術手段之物)輔助侵權,未考慮誘引侵權類型似有不足之處。另王教授建議若我國專利間接侵權如同民法侵權行為,則應立法明定主行為人主觀上缺乏故意過失或責任能力時,需加重間接行為人負擔直接侵權及賠償責任,不應忽略或予排除。

經過王教授詳細說明,讓與會者了解目前專利間接侵權實務與現行法面臨法院見解歧異、專利權保護不足問題與修法可行方向,對於實務工作頗有幫助,同時與會者的回應交流意見亦增進學習成效。